科学首页 > 科学动态 > 新闻列表 > 正文

趣读"好奇"号火星日记 16个地球月行走1.6公里

http://www.kexue.com 2013-12-23 10:04:07 新京报  发表评论


好奇号在火星表面工作示意图

  2012年8月6日,火星探测器“好奇号”成功着陆火星,开启了它为期两年的探索火星之旅,这一天也成为了它的生日。很快,好奇号将迎来它在火星的第500个火星日。美国航空航天局(NASA)的科学家说,在过去的时间里,好奇号传输回来的数据已让人感觉“不虚此行”。

  火星时间2013年8月6日

  祝我生日快乐,祝我生日快乐

  哎,我的大哥“机遇号”距离我太远,生日派对只有我自己了,还好,在地球上NASA同事们的帮助下,我依靠样品分析仪上不同频率的震动,在这个广袤星球,为自己唱了一首生日歌……喂,有人听见没?

  抵达这里已经一年了,我已经走了“漫长”的1.6公里,拍摄了逾3.67万张全幅影像和3.5万多个缩图影像,发射了逾7.5万束激光来检测分析岩石和土壤。过去的一年里,我发现了远古河床的痕迹、分析了火星大气,更重要的是确认了火星曾存宜居环境。一年中,我已向地球发送了近190千兆的数据。

  回想我刚到火星的时候,真算是惊心动魄

  火星时间2012年8月6日,飞船带着我,高速插入火星大气层顶部。这套动作非常危险,以至于NASA的家伙把这段时间叫做“恐怖七分钟”,还好,最后我“完美落地”——降落到一片完好的陨石坑——盖尔陨石坑里。

  按计划,我应该直接驶向陨石坑中间的夏普山,科学家们相信,在夏普山的底部,有黏土矿物存在。由于黏土形成需要pH值为中性的水,所以,要寻找火星可能存在适宜生命的迹象,盖尔陨石坑就是一个大有希望的地方。

  然而,项目首席科学家戈洛辛格在看到我传回的照片后,临时决定让我去走一条弯路,看看照片上由3种不同类型岩石组成的有趣地形,他说那里看上去像是河床。

  远古河床,听上去很酷

  可惜,我的前进速度有点慢,每天最多可以走约91.5米。直到2013年2月8日,我才钻下了第一块岩石样本,我的分析仪显示,岩石里有黏土!戈洛辛格说,这块岩石是在水分情况跟地球出奇相似的条件下形成的,由此可以推测,“很早以前,火星曾经是一个宜居的星球”。

  火星X射线化学传感器项目的负责人盖勒说,“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”。

  我还用我的相机拍摄了看上去像是一条干涸河床的地方,传给地球上的同事们。他们分析后说,那里曾有“一条汹涌的河流”。我还拍到火星上卵石积淀的特写视图,这是许多圆形的、小的鹅卵石组成的砾岩,如果是在地球上的话,这种岩石形成需要深至膝盖的水流。

  戈洛辛格说:“我们现在知道,火星在数十亿年前提供了适于微生物生存的条件,取得的成功令人欣慰。”他认为,这让人们对夏普山有了更多的期待,希望能够在那里发现更多与宜居性相关的环境信息。嗯,我要加油!

  好消息之后,也有坏消息:虽然最近几年,地球上的望远镜和火星上空的人造卫星都显示,火星大气层中可能存在甲烷,但可惜的是,我在盖尔陨石坑附近发现,火星大气层中仅有极其微量的甲烷。NASA科学家说,甲烷浓度如此之低,让火星土壤蕴含生命微生物或有机化石物质的可能性变得极为渺茫。可能在火星的地质历史上,它失去了大部分的大气层。

  火星时间2013年12月20日

  我发现火星湖 也磨破了鞋

  地球上的科学家要好好感谢我!我利用了3个摄像头,在2012年10月至11月间进行取景,终于为他们拍出了火星全景照片,像素高达10亿哦。

  在被NASA的家伙们领航1年多之后,我终于可以启动自动导航系统自己跑了。虽然每天最多跑个10米,但自己走感觉很棒!不过,我的鞋好像磨出了好几个洞——谁来帮我换双鞋!

  还记得上次的远古河床么?这一次我发现了一处更有意思的地方。项目首席科学家戈洛辛格认为,我发现了一处可能是古代淡水湖的地方,大约存在35亿年之前。他12月初在美国地球物理学会秋季会议上向科学家们分享了这一结果。戈洛辛格认为,虽然目前并不知道这个远古淡水湖的范围、确切的存在持续时间以及消失的原因,但这里“与地球环境十分相似”。

  美国戈达德空间飞行中心化学家艾根博德认为,在这种条件下,适合一类名为“化能无机自养性生物”的微生物生存,她说,“如果这个湖泊持续存在的时候足够久,生命就有机会在那里出现。”在地球上,这种微生物——名字真难记——在洞穴和深海水热喷口附近大量存在。

  但至于火星上是否曾存在同样的微生物,我身上缺乏相应的设备仪器来做出回答。科学家们认为,在数十亿年前的古代火星,可能存在着这样的微生物,但在火星失去大气后,整个星球便变成“死星”。

  幸运的话,我可能会发现它们的化石

  我在对湖底沉积物进行分析时,发现火星上存在某种有机物。我在一块岩石上钻探了5厘米,提取出样本。当我对样本进行加热时,样品释放出了二氧化碳,其数量比加热等量的表面扬尘更多。

  对此,样品分析仪团队成员格拉文认为,这是有机碳在燃烧的证明。但团队其他成员保持谨慎态度——因为他们无法断定这些有机碳的起源,可能来自火星本身,也有可能是来自常常光顾火星的陨石。

  此外,我还首次进行了火星地表的辐射环境测量,这对于未来人类登陆火星意义重大。

  根据NASA哈斯勒博士的报告,从2012年8月至今年6月,火星地表辐射通量平均为每天0.67毫西弗。相比之下,做一次X胸片的辐射剂量约为0.02毫西弗。这一测量数据,加上我来火星途中的空间辐射数据,可以为未来人类登陆火星构建预期数据,以保证宇航员安全。

  算了一下,目前距离夏普山还有好几公里,估计要走上快1年才能到了,地球上的同事们正在为我准备软件更新,包括增强停在斜坡上时的“臂力”,这对我爬山来说可是至关重要的。

  期待能在夏普山有更多有趣的发现。

  -已经在火星上待了16个地球月

  -行走了超过1.6公里

  -拍摄超过3.67万张全幅影像

  -3.5万多个缩图影像

  -发射逾7.5万束激光检测分析岩石和土壤

  -向地球发送了近190千兆数据

  相关阅读
  好奇号发现35亿年前湖泊 直接证明火星曾有水
  好奇号恢复正常工作 已4次故障夏普山或成终点
  好奇号火星车又"罢工" 系电路故障或"休眠"数日
  嫦娥三号将采用核动力推进 技术不逊于好奇号
  好奇号拍下火星奇景 双卫星夜空相互"掩食"(图)

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